首页 苟在神诡求长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9章炼气四层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贾仁盘膝而坐,五心朝天。
  
  /丹瓶打开,一枚黄褐色丹丸取出,丹气弥漫,满室生香。
  
  /他没有犹豫,果断将取出的灵芽丹吞下。
  
  /丹药入口,舌齿生津,灵芽丹飞快融化成灵液,顺着喉咙滑落。
  
  /远比普通修炼浓郁几十倍不止的灵气在体内散开,迅速席卷全身。
  
  /身体暖洋洋,好似泡泉般舒服。
  
  /“归元功!”
  
  /第一时间运转归元功,开始了周天大循环。
  
  /丹药灵力毕竟是外来,若不及时吸纳,恐怕会有不少灵气逸散出体外。
  
  /这是对丹药最大的浪费。
  
  /贾仁明显感觉到灵力处于高速增长中,至少是寻常修炼的几十倍。
  
  /“修炼进度增加的好快!”
  
  /他远比原主勤奋得多,更多时间用于修行和法术,坚持苦修的情况下,三日才能增加一点修炼进度,修行进度算不得慢。
  
  /灵芽丹可以帮助炼气中期修士提升修为,炼气三层服用效果立竿见影,一枚丹药炼化后能增加六点修行进度。
  
  /修行速度太快了,怪不得修士们都喜欢用丹药修炼。
  
  /时间过得飞快,修炼进入物我两忘。
  
  /丹药灵力炼化完毕,一枚新的丹药吞下。
  
  /修行遗忘了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日两夜。
  
  /“炼气三层圆满了!”
  
  /“给我突破!”
  
  /吞下最后一枚灵芽丹,借着丹药灵力,向炼气四层发起冲击。
  
  /没有遇到想象中的瓶颈,水到渠成,修为顺利突破。
  
  /“终于炼气四层了!”
  
  /炼气中期是崭新的天地,贾仁体验到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感受。
  
  /五感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层次,事物在眼中变得不同,可以观察细微,秋毫毕现。
  
  /灵觉变得敏锐,石屋外蚊子震动声清晰可闻。
  
  /“这就是炼气四层的感觉吗?”
  
  /“相当不错。”
  
  /“没有浪费灵石购买的灵芽丹。”
  
  /修为突破到炼气四层,体内灵力翻倍,代表着修炼御风术的次数上限翻倍,更快地肝熟练。
  
  /“接下来需要更换炼气期修行功法,归元功不适合我。”
  
  /“找不到替代品,就修炼长春功。”
  
  /贾仁庆幸自己修行的是无属性归元功,转化其他功法容易许多。
  
  /“差点忘了,饵料生意!”
  
  /突破炼气四层的喜悦消失,取而代之的苦恼。
  
  /怪不得都说修行无岁月,世上已千年。
  
  /炼气三层突破到炼气四层不需要太长时间,即便如此,仍旧花费了近两日时间。
  
  /昨日没有摆地摊,少了一日灵石进账。
  
  /要知道现在是饵料生意高峰期,购买者众多,少了一日,便没了二十块灵石。
  
  /贾仁很快释然,实力没有突破,多给自己二十块灵石,反倒是取死之道。
  
  /炼气四层不同,已踏入炼气中期,几十块灵石还能守得住。
  
  /“先吃饭!”
  
  /修行到后期,食气而神明不死。
  
  /眼下远未达到这种层次,还需要进食。
  
  /“今日突破,合该庆贺。”
  
  /“来碗不掺普通米的灵米饭。”
  
  /贾仁从储物袋取出两斤灵米,熟练地淘洗,煮米下锅。
  
  /不多时,浓郁米香弥漫。
  
  /一碗碗堆成米尖,颗颗米粒仿佛青玉色宝石,煞是好看。
  
  /干饭!
  
  /今日心情好,胃口大开,一碗灵米下了肚。
  
  /“贾老弟可在?”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声音,有些熟悉。
  
  /“来得恰是时候,吃碗灵米暖暖胃。”
  
  /周乐志好似回到自己家,径直推门而入。
  
  /这是要触发陷阱?!
  
  /贾仁上前一步,身子抵住门,防止脚下机关与火药桶引信连接,爆炸送对方上天。
  
  /“怎么?兄弟连碗灵米也不舍得?”
  
  /周乐志脸色不悦,语气寒了三分。
  
  /想到此番目的,表情又转柔和。
  
  /“都是兄弟,理应互帮互助。”
  
  /贾仁脸色不怎么好看,试图阻挡未果,周乐志硬生生挤了进来。
  
  /人一进屋就坐下,拿起盛放灵米的碗筷,大口吃了起来。
  
  /这家伙分明是闻到灵米香味,前来蹭饭。
  
  /周乐志是住在前面的住户,两人关系一般,互相间少有往来。
  
  /最近或许是缺灵石,时常前来蹭饭。
  
  /念头一动,门外蚊子得到命令,涌到屋里,针对周乐志‘狂轰乱炸’。
  
  /不愧是战力不足零点一的渣渣,周乐志筷子都未放下,更没有被蚊子撵走。
  
  /“你家是蚊子窝吗?”
  
  /土色灵气护罩升起,全方位无死角罩住。
  
  /蚊子无从下口,只能在周乐志耳畔回旋,制作噪音折磨。
  
  /周乐志充耳不闻,似是想到什么,疑惑地看向贾仁。
  
  /“今日怎么没有熏鱼了?贾道友不钓灵鱼了?”
  
  /贾仁脸色黑得仿佛锅底,声音也冷了下来。
  
  /“钓来的灵鱼喂耗子吗?”
  
  /周乐志脸色不悦,指桑骂槐呢?
  
  /前段时间,卖剩的灵鱼放进水缸,都会失踪,贾仁知晓这是周乐志的杰作。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