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子饶命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章 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只见馨儿口中念念有词,那小宝塔倏地便亮了,每一层门窗都透出了幽绿光芒,与此同时吊在檐角的铜铃也都“叮铃铃”的响了起来,声音很清脆却一点都不悦耳,反而让人惴惴不安、不寒而栗。
  忽然从某一层窗子中飘出了一团黑烟,黑烟落地之后竟是化作了一个漆黑的人影。
  慕容鲲鹏看这漆黑的人影时就如同雾里观花,看不真切,只依稀可以从他五官轮廓中分辨出是个粗犷大汉。
  粗犷大汉比慕容鲲鹏高出整整一头,身上穿戴着破破烂烂的盔甲,手里还握着一把豁齿了的大刀,气势汹汹、杀气腾腾,就像是个在古战场上杀人如麻的百战老兵!
  这就是鬼卒?
  慕容鲲鹏微微一怔,早就认定了自己是在做梦,他并不是因为鬼卒的出现而惊讶,只是眼看着刚刚在他面前还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馨儿此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让他一时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刚刚他还掐了她的小脸儿呢,可是谁又会想到那么一个蠢萌的小受气包竟然能够役使厉鬼?
  馨儿念了两句什么,再对那鬼卒一指,那鬼卒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慕容鲲鹏情不自禁的视线跟着抬高,等鬼卒终于停止变大的时候慕容鲲鹏后脑勺都要贴到后背心了。
  据慕容鲲鹏目测鬼卒此时大约身长在五米上下,要知道一头成年非洲象肩高也不过才三四米,可想而知这鬼卒带来的视觉冲击有多么震撼,站在那里简直如同一座黑铁塔。
  鬼卒推金山倒玉柱般向着馨儿单膝跪下,他就仿佛和馨儿心意相通,不需要馨儿做出什么指令,便主动伸出了一对比脸盆还大两圈的大手,馨儿小手提着裙裾下摆,踮着脚尖像只小白兔似的一下跳了上去,还挺得瑟的回头对慕容鲲鹏笑嘻嘻:快来夸我快来夸我!
  慕容鲲鹏很受伤:所以说我这辈子大概就是这样了,就连在自己的梦里都只能静静的看着别人装逼……
  扎心了的慕容鲲鹏神色黯淡的踏上了另一只大手,馨儿本来兴奋得像个等着大人表扬的孩子,但是见慕容鲲鹏一副宝宝心里委屈但宝宝不说的样子,条件反射的就紧张了起来,不敢再有半点儿得瑟的心思,一边小心翼翼的偷偷瞟着慕容鲲鹏,一边命令鬼卒自己动。
  鬼卒一手托着一个人却若无其事,仿佛托着的是两根羽毛,他认准了一个方向,甩开大步飞奔而去。
  说也奇怪,他脚不沾地,却在这陡峭的山上健步如飞,即便直上直下的山壁也是如履平地。
  慕容鲲鹏再三确认了,鬼卒的脚底和地面始终都保持着三寸左右的距离,说是跑其实便如同滑翔一般,很快就下了这座漆黑大山。
  慕容鲲鹏也没看到馨儿给鬼卒下什么指示,更没有指引路线,但鬼卒就好像大脑袋里装了导航并设定好了路线似的,没有半点犹豫的在山间穿行并熟门熟路的上了一座大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