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初来乍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原本她刚从国外出差回来,想要去找自己的男友,可到地方之后却发现,对方竟然跟他的秘书正在做一些放荡形骸的事情,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她本是打算直接离开,可最后还是被里面的人给发现了。  在看到那个男人那错愕,慌张的样子之后,云素然转身离开。  不知不觉间,她就走到了这里,站在边上,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素然小心。”突然间云素然好像听到了那个男人有些恐惧的声音。  下意识的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正好看到那个男人慌张的朝着她跑过来。  而在同时,她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尖叫声,以及刺耳的刹车声,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去想,她的身体已经因为大力的撞击而高高的飞了出去,在身上的刺痛何男人的恐惧声音中,云素然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或许这样也很好,至少……她可以休息了。  累了这么些年,她早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或许死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恍然间,云素然已经听不到身边传来的那种痛苦绝望的声音,然另一道声音却徒然在她的耳边响起。 “娘亲你醒醒,我会听话,不吵着要吃好吃的了。”  那是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像是一个小小的孩子。  混沌中,云素然睁开了有些胀痛的双眼,在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屋里的光让她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眼睛也微微的眯着,等适应之后才完全的睁开。  可当她睁开眼睛之后,整个人就愣住了,有些茫然的四处看了看,这个地方是哪儿?  看着屋子里那破旧的东西,在那样高楼林立的地方,到底是怎么有这样一个地方的?  而且她还注意到,在边上,还有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脸上手上都是脏兮兮的,那样子活像一只在泥土里打滚出来的小花猫。 “娘亲狗娃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那个孩子看到她醒过来,伸出黑乎乎的小手抓着她的衣服,不停的摇晃着。  云素然还没被娘亲二字给震惊到,就被这孩子的名字给弄无语了,狗娃……  到底是那个二货才能给取这样的一个名字? “娘……”  云素然要说话,脑袋却是隐隐作痛,脑袋中却有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脑中闪现。  嫁人,被休弃,被村中的人欺负,被骂荡妇淫娃,这一切的一切全都在云素然的脑中响起。  太多的信息让云素然有种恨不得将自己撞晕过去的冲动。  等将所有的消息给理清之后,云素然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没想到那异常车祸不但没有把她给撞死,反倒还将她给撞到了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甚至是不知道什么朝代的地方来。 伸手摸了摸边上孩子的脑袋,原主今年十七岁,有一个三岁的儿子,两年前被夫家休弃,而理由则是原主不守妇道等等,一时间原主的名声被人踩到了泥土里。  而事实却是,原主的丈夫高中状元,被一个官员家的小姐看中,为攀高枝,他自然只能把家中的糟糠之妻休弃。  在原主十四岁刚嫁人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因为意外过世,虽然还有外祖家的人,但这两三年他们嫌弃原主名声不好,会连累他们,是以跟原主断绝了所有的关系。  一个软弱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活了两年,在昨日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被人推跌倒,撞在了村口的大石头上,也因为没了性命,迎来了她这个云素然。  狗娃睁着一双过大的眼睛忐忑的看着云素然,深怕她会生气一般。 “娘……” “娘没事,娘只是在想事情。”虽然不太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但对于孩子,云素然却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的。  上辈子遭遇背叛,这辈子她是不打算找男人过日子了,不过有这样一个便宜儿子也是不错的,想到此处,穿越的事情,云素然也就释然了,至少老天给了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狗娃听到云素然的话,大大的猫眼笑的弯弯的,不过这个时候,狗娃的肚子却是咕咕的叫了起来,这让云素然忍不住轻笑出声。  从床上下来,云素然撑着虚弱的身体走了出去,然而当她看到这个家的真面目之后,忍不住黑线了,这样的屋子,确定刮风下雨的时候不会被吹倒吗?  去厨房看了看,里面除了两个红薯,一小碗小米,就再也没有别的了。  云素然无语望天,这个家可真有够穷的。  不管家中再穷,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将孩子的肚子给喂饱,花了不少时间才将火点燃,煮了红薯小米粥,让孩子吃了一些,自己又吃了一些之后,这才拿着屋檐下放着的锄头去了屋后的小山上。  若是在不去找些吃的,他们母子两个今天晚上就要饿肚子了。  而看现在的天气,应该还是初夏,这个时候应该很多野菜才对,是以云素然才会带着孩子去山上。  狗娃看着娘在那里摘野菜,自己蹲在地上玩儿,一会儿又抬头看看,那样子,让正巧看到的云素然摇头失笑,果然还是一个小孩子呢。  初夏的时间,山间野菜正是多的时候,而他们家这个地方也没有多少人愿意过来,以至于那些野菜都是长的绿油油的,很是让人喜欢。  整整摘了一篮子的野菜之后,云素然才带着孩子准备回去,只是走到孩子的边上就看到他的脚边放着一节像是树根一样的东西。  眼睛徒然一亮,蹲下身将那节树根捡起来,发现里面是白白,放在鼻尖闻了一下,这不就是山药吗?  虽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这种吃不饱的时候,云素然也没有挑剔。  在狗娃的带领下找到了他刚才挖树根的地方,在那里云素然又挖了三四根男人手臂那么粗的山药。  带着这些东西,云素然拉着孩子回去,不过在回去的路上,她想到了孩子那让人喷饭的名字,还是给改改名字吧,她的儿子怎么能叫那种名字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