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28.要是能重来,啊我要选……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靠杯啦!你这个人真的是……”
  
  “哈哈哈哈哈~”
  
  看着他那气急败坏的模样,许鑫忽然笑出了声。
  
  双手抓着他的肩膀狠狠的揉捏了一番。
  
  没说话,又“啪啪”拍了他两下后背。
  
  “……”
  
  周杰仑愣了愣……
  
  接着眼底的愕然就化作了温暖:
  
  “哈~走。”
  
  “嗯。”
  
  拿着手机,许鑫跟他走进了摆放着钢琴、古筝等等乐器的音乐室。
  
  这些乐器值钱不值钱什么的他也不懂,也懒得问,只是坐在一张看起来很老很旧的椅子上。
  
  姿势随意的很,看的周杰仑脸都绿了:
  
  “拜托!那是迪努·利帕蒂的椅子,你能不能小心些!”
  
  “……谁?”
  
  “迪努·利帕蒂。”
  
  “谁啊?”
  
  “罗马尼亚的传奇钢琴家!如果不是英年早逝,他绝对是近代音乐史的传奇……现在也是!”
  
  “呃……”
  
  许鑫低头看了看这把造型平平无奇的四方椅:
  
  “近代?英年早逝?几几年死的?”
  
  “1950年。”
  
  “……你这个反应我以为是1550呢,又不是啥古董。”
  
  许鑫翻了个白眼:
  
  “等你来燕京,我请你坐我家的,行吧?我家现在那几套家具还是明清的呢,几百年历史了,你喜欢我送你。”
  
  “……”
  
  一股对牛弹琴的耻辱感让周杰仑耻与这厮为伍,无语的拿着一盘磁带放到了一台录音机里。
  
  接着,一阵叮叮冬冬的声音搭配大提琴的动静响了起来。
  
  “这首歌叫什么?”
  
  “《夜的第七章》。”
  
  “……前六章呢?”
  
  “……”
  
  虽然明知道好友是在逗自己开心,可周杰仑心里的无语还是一阵一阵的。
  
  你有够离谱哦!
  
  ……
  
  “我陪你走到最后,能不能不要回头……”
  
  大妮回来找到俩人时,音乐室里正放着这首歌。
  
  “JAY哥,许哥,吃饭了。”
  
  “嗯。”
  
  许鑫点点头,按下了暂停键。
  
  这首《白色风车》已经重复了三遍了。
  
  是周杰仑的这张名为《依然范特西》的专辑里,许鑫最喜欢的一首歌。
  
  然后,他硬生生的在周杰仑那无语的目光中,拉着他听了三遍。
  
  期间还问过他一句话:
  
  “诶,你有没有听过叫做《回心转意》的歌,黑龙唱的。”
  
  周杰仑一开始还好奇,用电脑搜了一下。
  
  然后就无语了……
  
  口水歌吗?
  
  虽然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能不能不要从音乐素养方面试图“软化”我?
  
  带着无语,他拿出了DEMO递给了许鑫,作为礼物。
  
  然后就听许鑫问了一句:
  
  “就一盒啊?你都发了七张专辑了吧?其他六盒呢?你给我收藏不给一套?”
  
  真的。
  
  这一刻,周杰仑觉得对方把自己当成了大怨种。
  
  但他还是坚定的从抽屉里掏出了六盒磁带。
  
  “拥有这个的人全世界不超过五个!”
  
  “怎么又是五个……包括你自己?”
  
  “废话!我妈妈那有一套,公司有一套……她那有一套……”
  
  “值钱不?”
  
  “……要不你回去吧,好不好?我谢谢你来陪我,但在这样下去我怕我会疯掉诶。”
  
  “啧。”
  
  没理会周杰仑那一脸痛苦的模样,走到客厅把那杯已经苦涩的茶水一饮而尽后,三人就坐在开放厨房的餐台上吃了一顿外卖。
  
  实话实说,味道还行。
  
  可惜许鑫不怎么饿。
  
  而吃完了饭,周杰仑就让大妮下班了。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俩人。
  
  自从明白了周杰仑不想聊感情的话题,除了一些玩笑外,许鑫也就不再深问了。
  
  两杯红酒,俩人就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在燥热的台北之夜中,欣赏着远方车水马龙的繁华夜景。
  
  聊的东西很多。
  
  比如周杰仑问许鑫要不要多留几天,带许鑫认识一些好朋友。
  
  特别谈得来的那种。
  
  比如要不要去龙山寺转转……许鑫还挺纳闷干嘛晚上去寺庙,结果就见周杰仑来了一句“你不是要去看槟榔西施吗”的暧昧目光里,许鑫满眼遗憾的抽了口烟:
  
  “有女朋友了,只能看,又不能恰,没意思。”
  
  然后一阵阵男人都懂的笑声从阳台里传了出来。
  
  就这样,两瓶红酒不知不觉间下了肚。
  
  喝的脸有些微红的周杰仑忽然来了一句:
  
  “诶,你说真的有人能穿梭时空吗。”
  
  “……”
  
  酒喝多了就显得烟特别废的许鑫扭头,看了他一眼,微醺的来了一句:
  
  “要是有呢,你想回到什么时候?”
  
  “去年的2月14号。”
  
  “……干嘛?”
  
  看着他把准确的日期都说出来了,许鑫虽然明知道原因,但还是追问了一句。
  
  周杰仑把红酒一饮而尽。
  
  笑着摇了摇头:
  
  “再给我一次选择,我绝对不会在那天去代官山。”
  
  “……”
  
  无言。
  
  许鑫无声的叹了口气。
  
  想了想,他忽然说道:
  
  “诶,你知道……蜜蜜对我说过什么吗?”
  
  “什么?”
  
  “她对我说过,说她特别喜欢的一个导演说过这样一段话,叫做:人生与电影一样,皆以余味定输赢。”
  
  “呃……很有道理喔~所以?”
  
  “我其实有时候也在想,为什么这世界上要有电影?明明都是真人演绎出来的东西……为什么大家会对一个个角色的人生感兴趣?一开始我听不懂的,觉得电影这东西特别无聊。”
  
  “那你还报电影专业?”
  
  “因为我想的是泡妹子呀……但是最近,尤其是去年到今年这段时间,我忽然想明白了。电影之所以被人所喜欢,追捧……从来都不是所谓的什么第七艺术或者干嘛之类的。它并不是一个生活的必需品。但它之所以能到达这样的高度,就是因为……它可以造梦。可以造一个暂时让你忘掉内心一些东西、或者是短暂弥补内心遗憾的梦。”
  
  从一开始听到对方只想泡妹的荒诞理由,到后面这段话后的沉默不语。
  
  周杰仑已经悄悄的调转了头。
  
  看着另一个方向的车水马龙,一言不发。
  
  可许鑫还在继续:
  
  “但有时候吧……又觉得挺可笑的。因为如果真按照我这个理念来对电影下定论,那电影不就成了人们逃避生活的一场谎言了么?所以……我觉得吧。电影这东西,看看就行。包括歌曲、音乐、绘画等等等等……把遗憾寄托在艺术品上或者其他上面……太懦弱。
  
  远比不上那些还可以改变的人生。当然了,要是已经真的无法改变,它已经发生,已经成为过去了,那你当我没说。但只要还有一线可能……不试试,或许残忍的浇灭自己内心最后一丝侥幸,或者通过自己的努力感受到那份失而复得的狂喜……都远要比逃避强得多。最起码努力过,没了幻想,才能只剩下遗憾。”
  
  “……”
  
  许鑫说完这段话后,就选择了闭嘴。
  
  默默又给自己点了一颗烟。
  
  他喝酒就这样。
  
  废烟。
  
  这支烟就抽了三口,因为说话,都烧没了。
  
  而点烟的功夫,忽然就听周杰仑来了一句:
  
  “你可以暗示的在明显一点吗?”
  
  “……哈哈~”
  
  许鑫笑了。
  
  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拿着烟的手搭在膝盖上,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忽然开始哼起了歌:
  
  “再给我两分钟~让我把记忆结成冰~”
  
  “别融化了眼泪~你妆都花了要我怎么记得~”
  
  “记得你将我忘了吧~记得你将我忘了吧~~~”
  
  “你说你会哭~不是因为在乎……”
  
  他哼的不伦不类。
  
  听的有着音乐洁癖的周杰仑一脸无语:
  
  “什么破歌?谁唱的?”
  
  “我也不知道啊……和蜜蜜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就忽然从脑子里冒出来了……诶,要不要试试给我改编改编,我也玩个跨界啥的。”
  
  “……给蜜蜜唱吧,你不适合唱歌的。”
  
  “这话从你这个连歌词都唱不清楚的人嘴里说出来真的合适吗?”
  
  许鑫翻了个白眼。
  
  周杰仑也翻白眼,似乎有些不服气,忽然起身:
  
  “等着。”
  
  许鑫也不知道他干嘛去。
  
  这会儿不知从哪吹来了一阵风。
  
  他正舒服着呢。
  
  可很快,周杰仑就拿过来了一……张?或者一把……非常袖珍的电子琴。
  
  看着跟玩具一样。
  
  走过来后,放到了桌子上:
  
  “诶,你再哼一遍。”
  
  “干嘛?”
  
  “给你配和弦。”
  
  “呃……再给我两分钟……”
  
  “叮叮冬冬……”
  
  随着许鑫又哼了一遍后,周杰仑点点头:
  
  “感觉4/4会很合适喔~CAAD,4333这种。”
  
  “……你说人话。”
  
  “……”
  
  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旁边这个音乐白痴,他的手指按到了电子琴上。
  
  “再给我两分钟~~~~”
  
  “让我把记忆结……啦啦~”
  
  “别……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你不是绝对音感么?怎么连歌词都记不住?”
  
  “拜托,我是绝对音感,但我不是最强大脑啊!这歌词这么难唱,我怎么一下记得住喔?”
  
  周杰仑无语,接着就不搭理许鑫了。
  
  自己在那叮叮冬冬的弹着电子琴。
  
  许鑫也不搭理他,一口烟一口酒,越喝越有。
  
  然后就忽然听到了一句:
  
  “我们的开始~冬冬~”
  
  “……?”
  
  他疑惑的转过了头。
  
  就见周杰仑眼神有些直,盯着键盘开始哼唱:
  
  “是很长的电影~”
  
  “叮叮~”
  
  “放映了三年~”
  
  “冬冬~”
  
  “结局只有我自己……”
  
  “叮叮~”
  
  “结局只剩我~……”
  
  “冬冬~”
  
  “结局我……还存着~~~”
  
  “叮叮……”
  
  “忘记你?~”
  
  “难以忘记你……再也忘不掉你……慢慢忘记你~~~”
  
  “如果再重来……穿梭时空……穿越时……你会不会选择重来~~~”
  
  “爱是不是~不开口才珍贵~~~~~再给我两分钟~~~让我把记忆结成冰~别融化了眼泪你妆都花了~要我怎么记得!”
  
  “记得你将我忘了吗?”
  
  “就请你将我忘了吧。 ”
  
  “你说你会哭~不是~~~~因为在乎……”
  
  不知为何,再唱到最后一句时,他的声音选择了直接用喉咙挤了出来。
  
  出现了一丝沙哑的破音。
  
  可许鑫却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呆呆的看着手里拿着电子琴,似乎借助这段似是而非的旋律在倾诉着什么的友人……
  
  心里晃过了一声叹息:
  
  “唉……”
  
  过了好一会儿……
  
  “你有笔记本电脑没?”
  
  “干嘛?”
  
  “拿来。”
  
  “做咩?”
  
  “你帮我写歌,我帮你弄剧本。这歌我要拿给我女朋友唱~”
  
  “……诶?不是写给我的吗?”
  
  “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许鑫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你答应我,不管怎么样,你再去找她一次……无论结果如何。要是答应了,我就送给你!”
  
  “……”
  
  周杰仑又不吭声了。
  
  认认真真的看着满眼期盼的许鑫……
  
  只是过了大概十来秒的功夫,他又走进了屋子。
  
  很快就拿出来了一个苹果笔记本放到了许鑫面前。
  
  “《不能说的秘密》在里面。”
  
  “嗯,我的歌在你脑子里。”
  
  许鑫没问他答应不答应。
  
  因为他已经给出了答桉。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