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27.朝辞白帝彩云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谢谢,谢谢!能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吗!谢谢……呜……”
  
  “没事没事的,您别哭,赶紧先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确定没事就行。孩子要紧。”
  
  景区开过来的观光车上,许鑫对这母子三人摆摆手:
  
  “赶紧去吧,别耽误了。”
  
  “恩人,您的名字,您把名字告诉我……”
  
  “名字就不用了,举手之劳,没事的,大姐,快先带着孩子去吧,肺里呛水不处理容易发炎的,快去吧。”
  
  没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许鑫对着她再次摆手。
  
  而旁边的杨蜜则催促了一句开车的司机:
  
  “师傅,快开车吧,别耽误时间。”
  
  好悬发生了溺亡事件,景区的人也吓了一跳,听到了杨蜜的话后赶紧点点头,车子开动。
  
  “谢谢恩人……”
  
  哪怕是到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女人再次道谢,双眼通红。
  
  “没事的。”
  
  许鑫又一次摆手。
  
  送别了远去的观光车,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的他这才扭头看了一眼女友的膝盖,问道:
  
  “疼不疼?”
  
  “不疼呀……”
  
  杨蜜话音刚落,一旁的安全员拿着对讲机走了过来:
  
  “谢谢两位……我们已经捡到了先生的救生衣。钱包和手机都在,但里面进了水,真的不好意思。我们肯定会赔偿的,这边救生衣马上给您送过来……要不咱们也去游客接待中心吧,我们的人这就去给您去镇里买手机……”
  
  “好,买个一模一样的就行。”
  
  “您放心,这是肯定的,那我现在叫车过来?”
  
  “……还漂吗?”
  
  听到这话,许鑫问了一句。
  
  杨蜜点点头:
  
  “飘!这才刚到好玩的地方……那我们重新漂一次行吗?”
  
  安全员登时就笑了:
  
  “当然没问题!那我叫车过来?”
  
  “嗯,好的。”
  
  答应了下来后,安全员去叫车,俩人就在路边等。
  
  “哥哥。”
  
  “嗯?”
  
  “刚才你解救生衣那下好帅~嘿嘿~”
  
  听到这话,许鑫下意识的砸吧砸吧嘴……
  
  想抽烟了。
  
  杨蜜又问道:
  
  “那孩子应该没事吧?”
  
  “应该没事。呛水就是容易咳嗽,咱俩做的急救也挺及时的……看来这趟横店没白去。”
  
  “可不呗。”
  
  女孩满眼认同:
  
  “不仅仅救了一条人命,还白捡了一个女朋友……怎么看你都赚大了。”
  
  “是呗~……唔,不行,得去要根烟抽去。“
  
  许鑫说着起身,朝着那远处不停用对讲机沟通着什么的安全员走去。
  
  而女孩就用一种充满爱意的目光盯着男友的背影。
  
  有时候,判断一个人的人性如何,其实只需要一件事的启发就够了。
  
  而从刚才那件事上,她已经看到了男友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善良。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那善良,她心底才愈发觉得……
  
  果然,自己没有选错人。
  
  ……
  
  再次在一路的欢笑之中漂流到终点时,景区的工作人员已经等待在那了。
  
  先是物归原主了许鑫进水的钱包和手机,以及一个崭新的诺基亚连带着一个红包被送到了许鑫面前。
  
  并且景区的人还希望许鑫能留下联系方式,好让他们能发一封感谢信过去。
  
  但许鑫没留。
  
  红包也没收,只是拿着新的手机盒,在景区人员的感谢下,坐观光车来到了停车场。
  
  先是换了下卡,发现……手机卡似乎也报废了,他有些无语。
  
  不过好在女友的手机没什么事,他也不至于和外界失去联络。
  
  但时候再补就行了。
  
  连手机都不拿,他从后备箱里背上了专门买来装露营帐篷的登山包,杨蜜那边也背了一个比较小的,前往了停车场下面不远处那好大一片露营地。
  
  这边的露营地开发的还相对简单,就是清出了一片空地,然后用那种鹅卵石圈出来一个又一个的区域做为露营点。
  
  价格也不贵,一百块一块地。
  
  还配备木炭以及搭帐篷,以及提供冰块的服务。
  
  同时冰柜里还有串好的烧烤,价格有点小贵。
  
  但挺全面的。
  
  等许鑫用湿漉漉的一百块给了钱后,腿脚勤快的女友已经占据了靠河边那最后一块露营空地。
  
  后面的露营爱好者想要扎营,就得往营区里面扎了,挨不到河边。
  
  解开了登山包的帐篷,许鑫手里拿着几根撑开帐篷的钢条开始研究……杨蜜则直接去要冰块了。
  
  俩人还带着啤酒呢。
  
  等提着一小桶冰块回来,把买来的百威都丢进桶里冰镇后,许鑫也大概研究明白了这帐篷怎么弄。
  
  小情侣开始合作扎帐篷。
  
  其实许鑫原本打算的是白天玩,晚上回市区的。
  
  但奈何……女友就喜欢这种调调。
  
  而且这边网上的攻略上说有帐篷租赁。但许鑫不想睡别人睡过的帐篷,在他买威尔胜网球拍那家体育、户外用品店里花了一万多买了个SNOW PEAK的新帐篷。
  
  这一趟下来别说露营了。
  
  花的钱都能去山沟里住一夏天了。
  
  不过这东西嘛,就像是人生的一种体验,作为一个从来没在帐篷里睡过觉的人,许鑫觉得一万多块钱体验一把野外露营,还挺值得的。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很快,傻瓜式的教程下,小情侣扎好了帐篷,铺好了防潮垫。
  
  许鑫一头拱了进去。
  
  还没来得及体验一下充气枕头合适不合适,就听见女友来了一句:
  
  “还行,挺宽敞的。”
  
  “嗯……”
  
  平躺在防潮垫上,乏劲一下上来的许鑫眯起了眼睛应了一声。
  
  接着忽然感觉到身子一沉。
  
  睁眼疑惑的看着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女友:
  
  “你要干嘛……”
  
  “试试呀,看帐篷会不会晃,省的晚上尴尬。”
  
  一边说,她一边骑着许鑫开始扭腰。
  
  就跟骑马一样。
  
  晃悠了两下,左右看看……
  
  又试着把腰完全直起来。
  
  但马上又摇摇头:
  
  “不行,这姿势高度不行。”
  
  “你先等会……”
  
  他按住了眼前的傻姑娘:
  
  “姐姐,这还白天呢……你在想什么?”
  
  “想晚上的事呀。”
  
  “……还来!?”
  
  “多浪漫啊~”
  
  “……?????”
  
  听着女友这神奇的脑回路,许鑫无语的指着旁边,小声说道:
  
  “咱旁边有人!”
  
  谁知杨蜜用非常奇怪的一种表情看着男友,来了一句:
  
  “干嘛?要比赛呀?你胜负心咋那么强呢,这都比?”
  
  “我……?????”
  
  许鑫都懵了。
  
  这姐姐今天什么脑回路?
  
  可却见女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噗……鹅鹅鹅~”
  
  从他身上下来,躺在了旁边的防潮垫上,她笑嘻嘻的说道:
  
  “逗你的,看你脸皮薄嘛。在说……我再怎么厚脸皮,这种地方……我也不可能呀,对不对?那就不是脸皮薄厚的问题,而是妇德的问题啦。看把你吓的……”
  
  “我不是吓到了,是被您老人家的胆气给惊到了。”
  
  许鑫无奈的摇摇头:
  
  “电话给我,我给杰仑打个电话。”
  
  “嗯。”
  
  电话递过去,许鑫一愣:
  
  “怎么还是全球通的号?”
  
  “……不就是这个吗?”
  
  杨蜜有些纳闷。
  
  “不是啊,弯弯的手机到咱们这边自动变成全球通的号,但他现在回那边了,就得加区号往那边打……你没存他那边的号?”
  
  “没啊,我又没出过国,哪里知道这个……”
  
  “……”
  
  许鑫无语了:
  
  “张导的电话存了没?”
  
  “……我敢要张导的电话么?”
  
  “韦姐的呢?”
  
  “有。”
  
  许鑫翻了翻,找到了韦兰芳的电话后拨了过去:
  
  “都都~喂,蜜蜜?怎么啦?”
  
  “韦姐,是我。”
  
  “啊?小许?怎么啦?”
  
  “您在哪呢?”
  
  “在家呢,怎么啦?有事啊?”
  
  “我这边手机进水了,没了周杰仑的电话,您说我问一下张导合适么?”
  
  “唔……”
  
  韦兰芳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不太好,今天周六休息,张导回无锡了。”
  
  “呃……”
  
  一听这话,许鑫就想起来了之前俩人分享过的一个小秘密……
  
  “那好吧……”
  
  “嗯,等周一呗,周六周日大家都休息,得注意一下,对吧?”
  
  “嗯,行,那周一再说。那我先挂啦,韦姐。”
  
  “好嘞。”
  
  电话挂断,许鑫想了想,说道:
  
  “给婷婷打电话,我把我邮箱账号和密码发给她,让她在里面找到一个邮箱,全是繁体字的那个,回过去,问下杰仑的联系方式。”
  
  “好。”
  
  很快,跟孙婷沟通完,短信发过去了账号密码后,许鑫无奈的叹了口气:
  
  “耽误事了啊……”
  
  “但救了一条人命呀,好啦……不许再想别的了,好好享受生活~”
  
  “……嗯。”
  
  把希望寄托于邮箱回复的许鑫一直从傍晚等到了天黑,篝火都升起来了也没等到回信。
  
  不过倒是在网上看到了好乐迪和HABE的澄清。
  
  但周杰仑和侯佩硶的消息是一点都没有。
  
  在加上山上的讯号一直不算太好,网络很慢,经常刷不出来。
  
  一直等不到消息的许鑫也就暂时撒手了。
  
  这会儿烤炉里的木炭已经升了起来,杨蜜又买了几十块钱的烧烤在那搞自助烤肉,再加上周围露营的人也多了起来。
  
  夜晚的露营地天色暗澹。
  
  并且今天来露营的人有拿吉他过来的。
  
  许鑫和杨蜜在烤肉的时候,那边吉他声就响了起来。
  
  俩人没凑热闹。
  
  肉串烤的味道也不咋地。
  
  吃了几口,俩人就都不吃了。
  
  坐在户外椅上,隔着蚊帐,一人一罐酒。
  
  在篝火的微红光线下,就听见旁边的帐篷后面有吉他和歌声响起: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是谁又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哥哥~”
  
  跟着歌声的旋律哼唱着,女孩拉住了许鑫的手:
  
  “以后要是我老了……变丑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呀?”
  
  暗澹的火光中,许鑫扭头看着女友那亮晶晶的双眸,笑着摇了摇头:
  
  “不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