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死亡赔偿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九章 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雪地上,陆柏一步一个脚印。
  远处也缓缓驶来一辆马车。
  马车的车夫是一个中年的粗糙汉子。
  马车轮在雪地上押出一道道车辙印。
  在驶出一段距离之后,上面传来了一些对话声。
  很快马车的帘子便掀起,一个十七八岁的贵公子模样的人,从车窗伸出头,打量着陆柏。
  马车还未走远,那贵公子仿佛半夜睡不着搓裤裆发现新大陆一般,大喊大叫起来。
  “忠伯,就是他,真的是他,那个百花冢的通缉犯。”
  “血和尚,陆柏!”
  “忠伯,抓住他,去百花冢领赏怎么样,到时候说不定能够得到百花冢的助力,不用在去西省。”
  陆柏原本还饶有兴趣的神情,瞬间垮了。
  “会不会起外号,不会就别起,血和尚?”陆柏摸了摸自己的寸头。
  虽然说自己刚出现的时候,确实借了一下和尚的身份,但是后面都没穿僧袍了好吧。
  让他知道谁给自己取的这个外号,打到他妈都不认识。
  在这之前,确实要让一些人,认识到江湖的险恶。
  陆柏一步步走向马车。
  而这个时候,那马车也停了下来,马车的车夫也来到了马车后面,手中的马鞭缠绕在手上。
  目光炯炯的盯着陆柏,看着不断靠近的陆柏,他开口说道:“在下东省罗家的三管事,马车上的是罗家的三少爷。”
  “三少爷少不更事,失言冒犯,还请阁下见谅。”作为车夫的忠伯倒是听懂礼貌。
  “些许赔礼,还请笑纳。”忠伯从身上掏出了一块金子,赔笑着说道。
  “那没问题啊,叫你家少爷,跪下来道歉就行。”陆柏同样也很认真的说道。
  对于对方手中的金子看都没看一眼,他是旅者,这些金银的价值并不算大。
  “阁下真是欺人太甚。”忠伯眉头一皱,紧了紧手中的鞭子。
  他护送三少爷前往三少爷外公家避难,路上本来就不想惹事,但是既然对方如此不给面子。
  “那今天,就得和阁下较量一二了。”忠伯目光盯着陆柏,回想着陆柏的信息。
  百花冢给出的信息还算不少,说对方只是外功高手,有着粗浅的内力防身,同时手段下作,具备一定爆发能力。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自己以长鞭拉开距离,以内力优势袭扰,取胜应该不难。
  看到忠伯的战意,陆柏对此倒是求之不得,战斗这种事情,本身就足够令人愉悦。
  现在战胜强敌,更是能够将对方特质凝聚成模块,那就更是令人high到不行。
  只是心中的战火,却因为马蹄的轰鸣从而被干扰。
  远远便有着一行人骑着马飞奔而来。
  “在前面,追上了!”
  “哪里跑!”
  伴随着马蹄声的是呼喊声。
  原本还准备和陆柏来一场友好切磋的忠伯,脸色立马发生了变化。
  “少爷快上马。”忠伯理都没有理陆柏了,立马转身大声喊道。
  同时想要奔赴过去,将马车和马的连接切断。
  很显然,那一伙骑马的人,是冲着这所谓的三少爷来的。
  陆柏眉头一皱,这些打扰人性质的家伙。
  前边,三少爷正从马车里爬出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