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运亿的玩家,没见过吧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081 开始钓鱼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晚上八点。
  范肖、路奚宁和路白栀三人跟着立牌的指示,朝游戏提示里提到的“员工宿舍”赶去。
  玩家必须在晚上9点到早上8点,入住员工宿舍。
  违反这一副本规则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
  范肖三人没有作死精神,自然是打算遵守规则老实入住。
  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足足留出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赶往员工宿舍。
  这样即便发生了意外,比如和玩家发生了战斗,耽搁了一些时间,也不会影响到什么。
  “陈晓,陈清泉,陈烈,陈然。”
  路白栀一边走一边说道:
  “还有邱泽,邱平。除了最开始的黑猩猩的名字没问,其他六只动物都问过了,并不是所有动物都姓陈。”
  “这很正常,”
  路奚宁说道:
  “我们只是推测这些动物,跟陈园长有亲近关系,它们并不一定都是陈园长的子女,他一个人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孩子。
  但只是沾亲带故的话,范围就大了,或许陈园长的亲朋好友,都变成这座动物园里的动物了吧。”
  “呃……陈园长他是得罪什么人了吗?”
  路白栀眼角抽搐了下。
  亲朋好友全被人变成了动物……这也太惨了吧?
  “你这个猜测,有个矛盾的地方。”
  范肖忽然提醒了句。
  迎着两姐妹看过来的视线,他说道:
  “如果这些动物真是陈园长的亲朋友好,这些人在变成动物前,不可能都是小孩子吧?
  所以,我们只能认为是他们变成动物后,智商倒退到了幼儿水准,甚至连声音都变稚嫩了。
  但这样一来……它们还算得上是真正的‘孩子’吗?”
  “对哦,在变成动物前,肯定不少人都是大人,真的符合‘孩子’的定义吗?”
  路白栀也觉得有些牵强。
  如果这些动物不算“孩子”的话,他们傻傻的跑去和所有动物玩一遍游戏,岂不是做了大量无用功?
  “只是猜测而已,我也没说一定准确。而且……”
  路奚宁将目光投向范肖:
  “陈园长是真心在照顾这些动物——这个论点可是你提出来的,我只是根据你的方向展开猜测而已。
  按照我原本的看法,陈园长的角色定位是科学怪人,这座动物园的前身是孤儿院,他在拿孤儿院的孩子做实验。
  这个猜测,很符合目前的状况,而且不存在什么矛盾的地方,我认为可能性很大。”
  “也许……陈园长兼具了这两种性格,人都是复杂的,没那么脸谱化。”
  范肖笑了笑,没再继续争论。
  因为情报不足,大家靠的基本都是猜测。
  既然是猜,那有意见分歧很正常。
  范肖转移话题道:
  “员工宿舍离星忆城动物园的正门位置很远,似乎两个地方被有意隔开了。”
  “你也发现了?”
  路奚宁点点头:
  “可能陈园长在试图隐瞒什么,说不定这座动物园晚上的秘密,会显露在正门位置那边,所以需要将我们支开得远远的。
  当然,这也可能是陈园长在故布疑阵,试图迷惑我们。
  解决方法很简单,我们直接悄悄跟着陈园长就好,守他一晚上,形影不离,看看他会去哪里。”
  三人已经获得了21枚徽章。
  足够让两个人在夜间行动。
  “既然要跟着陈园长,那我们去员工宿舍干嘛?”路白栀问道:“直接现在就去跟着他不好吗?”
  闻言,
  范肖和路奚宁都没说话。
  路白栀见两人沉默的样子,想了想,突然反应过来:
  “姐姐,你们……你们要去抢其他玩家的徽章?”
  “别说的这么暴力。还记得今天在大门位置,攻击我们的那三名玩家吗?他们中有两个逃跑了。”
  范肖笑道:
  “所以我们这不叫抢,这叫索要赔偿,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现在我们有21枚徽章,只够2个人行动。也就是说,得有1个人留在员工宿舍。”
  路奚宁补充说道:
  “玩家是什么人,我们都清楚,今晚员工宿舍肯定不会安宁,一个人留在那,危险系数太高。
  所以,要么只安排一个人晚上出去探查情况,剩下两个在宿舍报团取暖。
  要么,三个人一起外出。为此,我们需要抢到9枚徽章。”
  “可是……”
  路白栀提醒道:
  “今天攻击我们又逃跑的那两个人,实力好像不怎么样,他们徽章数量估计不多,甚至没有徽章也不是不可能,哪凑得齐9枚。”
  “栀子,眼界放宽一点。”
  范肖拍拍路白栀的肩膀,说道:
  “玩家又不止他们两个人。”
  路白栀:“……”
  “不用担心过意不去什么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