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在魔禁,刚成佣兵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百五十章:马太·利斯与被处刑的教徒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里是第十五学区的“类钻”,虽然还是傍晚,可人流已经基本散去。
  天空下着雨,使得此时的第十五学区那诡异的沉寂中夹带着令人不安的“滴答”声。
  雨水哗哗的打在咖啡店的玻璃窗上,而此时昏暗的咖啡店内,透过第十五学区街道的灯光,隐约可以看到一群被双手背负捆绑,不情不愿的跪倒在地上的男男女女。
  “呼,终于搞定了,还好学园都市高层下令今晚全部学区戒严,所有商铺不许营业,不然今晚就有的我忙的啦......”
  用手帕擦拭着自己油光锃亮的额头,穿着咖啡店制服的男人如此说道。
  他的发际线看上去以及岌岌可危,是那种看上去不会让人联想到他很胖,但的的确确是有两百多的体重的存在,因为他的身高接近两米,所以就第一印象来说不是那么显胖了。
  他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虽然看上去像是和蔼的中年大叔,但他的确是曾经北欧五大结社之一“刻录知识的铁柱(IronStakethatCarvesKnowledge)”的成员,目前效力于布伦希尔德挥下的“伊芙(ELF)”。
  “但是学园都市真的管的宽,明明没有干满一天,我却要给那些兼职的学生发满一天的工资?那些不知民间疾苦的混蛋说的真轻巧啊......”
  “鲍里斯先生,请你至少说出与你的名字相符的话。以为荣耀的名字可是在哭泣啊。”
  “这第十五学区的租金可不便宜啊。艾比,你是不管不问,可我不行啊,布伦希尔德大人把这个据点交给我的时候虽然给够了资金,可要长期运作下去我也得精打细算的啊。”
  名为艾比的少女无意与男人争辩,因为对于这种事情她的确不是很懂,或者说单纯就是不是很理解对方的想法。
  作为掌握了北冰洋的石油钻探的极大集团,并且利用从钻油行动中获得的资金在葡萄牙开办公司的“薄暮出口(DuskExit)”首领的女儿,在她看来多发一天的工资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就在鲍里斯打算和艾比说道说道自己是如何去维持店铺运作的时候,大门被人推开了。
  “齐格鲁德先生,按您的要求,所有罗马正教埋伏在学园都市周遭的魔法师已经全部活捉了。至于内部的......”
  “我已经让‘暗部’去给他们收尸了。到时候打包一并送到梵蒂冈。”
  “好的,我这去安排人打......诶!?”
  鲍里斯用手帕不断擦拭着自己的额头,明明已经是深秋但汗水还是不自觉的往外冒。
  今晚的一切都太魔幻了,对于他而言仅次于听到“北欧五大结社”一夜之间被人灭门等级的事态,可齐格鲁德却一直如此轻描淡写,感觉就像是随手否认学生的毕业设计一般简单。
  “齐,齐格鲁德先生?您刚刚是说把他们打包送出学园都市,交给英......”
  “直接用‘月轮神马(Hrimfaxi)’,空投到梵蒂冈的圣彼得广场上。不用打招呼,他们自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可这样的话......”
  很显然,像是这样公然将尸体空投到梵蒂冈的中心,势必会在“魔法侧”掀起不小的风波。
  鲍里斯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劝阻一下齐格鲁德,因为在他看来虽然罗马正教是敌人,但居住在梵蒂冈的居民却并不全是魔法师。
  贸然的做出如此挑衅的动作,原本是罗马正教袭击学园都市在先的理亏状态下,如此的行经很有可能成为他们反击的借口。
  “混蛋!你居然如此侮辱已死之人的遗体?你这样的恶徒迟早会下地狱的!!!!!”
  可就在他开口之前,一名被捆得结结实实,浑身修道服破败不堪的罗马正教魔法师却先叫嚷了起来。
  “有趣,满口大义之下却利用无辜的一般人教徒的善心募集战争经费,还美其名曰‘为了和平’。向学园都市发动教宗级术式,试图贯穿无辜的学生,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要为了要平等解救世界所有人类才行动’吗?”
  “我们的确要平等地解救世界所有人类啊?不过是异教徒根本就不算是人罢了,你这个蠢狗有没有搞明白自己的立......”
  话音中断,湿润物洒满大理石地面的响动在这死寂的“类钻”中却无比的清晰。
  因为突然的失去颈部以上的部分,血液宛如喷泉一般飞溅向四周,将整个咖啡店的大厅染成了“暖色调”。
  “丧家之犬还能这么嚣张,不愧是被全世界公认为‘神职贵族’的笨蛋......现在开始,我问你们答,我不想听,也没时间听废话,明白?”
  “你这个......”
  “看来你们还是不太明白自己的立场,或者说自己的价值是吗?”
  单手提着那个女教徒的脑袋,那愤怒的表情完全凝固在那颗与身体分离的脑袋上,脖子上的切口异常的平滑,飞溅的血液让周围几个教徒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似乎不太愿意碰到。
  “能够参与这一次的行动,你们应该或多或少知道‘神之右席’的存在,如果你们认为你们比前方之风或是后方之水更强,那么......就请继续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叮当”的金属撞击声出现,整个咖啡店内的空气降到了冰点。
  前方之风的舌钉和前方垂挂的十字。
  后方之水的金属棍与胸口残破的蓝色十字布片。
  “最后一次,我问你们答,我不喜欢重复我说过的话。明白?”
  “你以为我的告诉你吗?你这个‘魔法侧’的败类!”
  “有骨气,希望你能够记住自己现在说过的话。”
  齐格鲁德没有生气,鲍里斯甚至感觉不到这个佣兵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他走到那个怒目圆睁的罗马正教教徒面前,没有任何多余的威胁或是动作,相当干脆的一脚踩在了他的两脚之间。
  “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双手双脚都被捆住,并且身体被施加了北欧的卢恩,所以他根本无法精炼魔力或是移动,而身体下意识的扭动所带来的确实更大的痛苦。
  巨大的疼痛使得他不顾一切的用脑袋试图撞击齐格鲁德,但每一次的撞击都只会让他自己头破血流,发出更加凄厉的惨叫。
  一次,两次,三次......
  惨绝人寰的叫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类钻”之中。
  因为中空的圆环楼层设计,所以男人的惨叫在大楼之间不断的回荡着,久久没有散去。
  “我没有时间和你们废话,现在你们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蠕虫,是病毒,是人渣。从你们决定加入,并且对学园都市采取袭击行动的时候开始,你们就已经失去自称为‘人’的资格,你们不过是垃圾。”
  “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强忍着不继续惨叫出声声音沙哑的教徒,齐格鲁德脚下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硬质的鞋底不断撵动着。
  齐格鲁德面无表情,既看不到泄愤的舒爽,也看不到被辱骂后的暴怒。
  齐格鲁德根本无所谓对方说了什么,他这样做也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他不想恐吓其他人,也没有打算如此逼供,他甚至不在乎这样的事情有没有实际的意义。
  在齐格鲁德眼中,这些被捆作一团的罗马正教教徒根本就不是活人,杀死他们和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绝对......”
  “咔擦”的轻响,伴随着男人疯狂似的用脑袋撞向齐格鲁德的瞬间,他那被暴力折断的颈椎,以及那不在发出以往忍耐剧痛而沉重的呼吸和惨叫,就已经明确了他的结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