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杀了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83章 三渣师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姐?”陈洛听到白青青的声音,心中一惊。
  
  白青青大姐,那可是青丘国名正言顺的国主,只不过据说常年闭关苦修,所以把国事都交给了二妹白兰兰。
  
  这么一尊大神,怎么跑到方寸山了?
  
  还有,对方到来自己根本没有察觉,按文云孙的说法,修为起码是在一品修为之上了。
  
  “见过青丘国主!姐姐看上去真年轻。”佘香香连忙扭着腰肢上前见礼,白炎炎站直身子,几乎与陈洛一般高,她一只脚继续踩着狰影,侧目看了看佘香香,笑道:“十年不见,你这丫头倒是越长越好看了。”
  
  “只是我和你小姨是一个辈分,你还是喊我一声炎姨吧。”
  
  佘香香轻笑一声:“妖族哪轮的清楚辈分。我和青青姐姐情如姐妹,您是青青阿姐的姐姐,自然也是我的姐姐。。”
  
  白炎炎淡淡点头:“彩鳞有什么消息吗?多年不见她,我还有些挂念的。”
  
  佘香香连忙解释道:“彩姨自从嫁去东海,就一直在东海苦修。偶尔会给我们这些小辈送些奇珍,倒没有什么新奇的事。”
  
  白炎炎轻轻叹气:“她也是命苦,当年何必赌那个气……”说到这,又发现陈洛好奇地望着自己,轻声责怪了一句,“看什么,还不是你们白泽干的好事!”
  
  陈洛:Σ(゚д゚lll)
  
  这一波,我无辜啊!
  
  等等,感觉有八卦。
  
  白炎炎说完,又看着青青,眉头微微皱起,随后又舒展开:“不错,修为又上了一层。应该是入了白泽精怪图吧。”
  
  说完,白炎炎再次看着陈洛:“我小妹是人妖混血,所以一直要用儒门修为压制妖脉。贸然提升修为,会导致妖气攻心。小白泽,你对青青做了什么?”
  
  陈洛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我要是说我被白青青光溜溜地压住,然后一顿热吻,然后我手上有一条师姐送的青丝手链,然后咱就说那手链变成了一整条龙的情况,然后那条龙把白青青给吼清醒了……
  
  您,信不信?
  
  没等陈洛想好托词,白青青连忙上前一步,解释道:“大姐,青青在大玄时求了一片大儒的静心帖,压制住了妖气。”
  
  白炎炎挑了挑眉头,眼睛在白青青和佘香香身上转了一圈,轻轻叹口气,随后,她又看向了其他妖族。
  
  “嗯,小朱厌,小九婴……嗯?还有只小吞星……”
  
  金瓜瓜努力站起身,行了个礼,也不呱呱叫了,用标准的大玄官话说道:“蟾蛙一族后代吞星蟾金瓜瓜,见过九尾狐姐姐。”
  
  白炎炎轻轻一笑,说道:“你这小蛙,背后包裹的宝物都快赶得上我青丘国库。”
  
  说完,白炎炎再次看向陈洛:“不错,不像那头白泽,精怪图里尽是妖族美女。好好的衣服白泽精怪图,都快弄成南荒百美图了。”
  
  陈洛眼睛无辜地眨了眨:您说什么,我听不懂呀!
  
  那头白泽?
  
  是三师兄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行了,你们都散了吧。我和这小白泽有些事要聊一下。”白炎炎挥了挥手,三妖连忙告退,白炎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石蛮儿喊道:“小朱厌,身上的酒交出来。”
  
  石蛮儿一愣,随即哭丧着脸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坛猴儿酿,白炎炎一瞪眼睛,石蛮儿连忙又迅速掏出了十几坛。
  
  “白国主,都在这里。”石蛮儿一脸肉疼,白炎炎满意地点点头:“行,算是你们俊疾国给我青丘的国礼了。等我回去,会让兰兰给你们俊疾国回礼的。”
  
  石蛮儿无奈点点头,叹了一口气。
  
  三妖很快离去,傻站着的九婴也被金瓜瓜拉走,只留下了陈洛、白炎炎和那被踩在地上的狰影。
  
  此时白炎炎才再次靠近陈洛,深深嗅了一口,随即看向陈洛,问道:“小白泽,和我说实话,白宵呢?”
  
  ……
  
  白炎炎轻飘飘的一句话,在陈洛听来仿若雷鸣。
  
  对方认识三师兄。
  
  “什么白宵?白国主,我不听懂你的意思。”陈洛警惕地回答道,“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白炎炎微微摇头:“不要紧张。我认识白宵,我是他……娘子。”
  
  白炎炎说话的声音很轻,甚至还带着一点点醉意,但是她的眼睛却放着光,眼中透露出满满的喜爱。
  
  陈洛有些懵。
  
  三师兄的娘子?那岂不是我三师嫂?
  
  别闹!
  
  陈洛迟疑了片刻,小心说道:“白国主,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一个叫白宵的,他也是白泽吗?”
  
  白炎炎被陈洛的谨慎逗笑了,虚指了指陈洛,说道:“这司逐国,就是白宵建的。掌国的三位国主,是他的三个弟子。”
  
  “当年骗我说要在这里立个国,当做迎娶我的礼金。结果国立起来了,他就不见了。我还得替他守着,不然靠那三个小家伙,怎么护得住司逐国?”
  
  “平常还常常和我说些竹林弟子的趣闻,比如大师兄经常见不到面,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寻死;二师姐谁见了都害怕;老四天赋不错,就是脸黑了一些,年轻的时候追求了好多著名的才女,没有一个人看上她。老五爱睡觉,睡醒就能杀人;老六是整个竹林的宝贝,谁也舍不得惹她生气;还有老七,基本上能看到的全是他的纸人化身……”
  
  “你是其中哪一位的门下?”
  
  陈洛微微皱眉,这些事情虽然隐秘,但是也能打听到,于是一脸惊讶:“什么?司逐国的太上皇是竹林的弟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